遇害医生同事回应家属疑问:“醒脑静”输液能否加重病情?

行业新闻 2019-12-31
  民航总医院杀医事件继续引发强烈关注。

  嫌疑人母亲接受免费医疗?


  12月29日,针对网传的“杀害杨文医生的凶手母亲已被转到北京朝阳医院重症监护室,并接受免费医疗”等消息,长期关注医患关系的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首席专家凌锋在接受采访时称,“朝阳医院没有(为杀医者母亲)提供免费医疗。”

  输“醒脑静”能否加重病情?


  涉嫌杀医的孙文斌的姐姐孙英(化名)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称,母亲魏某因为不想吃饭来到民航总医院要求“输点营养液”,在输完液后身体情况变差。

  但民航总医院一名医生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患者到医院时身体情况不好,意识不清醒,拒绝做进一步检查。之后,当值的杨文医生给其对症开了营养液和醒脑静(中成药注射液)并告知患者。

  但孙英称,医生在开醒脑静时并没有告知。此后,魏某身体越发变差,昏迷不醒。孙英和孙文斌认为魏某就是输醒脑静输坏的。

  据公开信息,醒脑静的主要成分为人工麝香、郁金、冰片、栀子,可用于脑栓塞、脑出血急性期、颅脑外伤,急性酒精中毒等症候,可注射或静脉滴注,属辅助用药,全国多省市都将其纳入当地重点监控药品名单。

  北京某心血管病医院心内科医生表示,虽然中成药输液在学术界有争议,但很少能造成患者昏迷。在中成药输液与身体变差之间,几乎不可能界定为因果关系。

  据上述民航总医院医生说,在接诊魏某的当天下午,医院对魏某做了各项检查,发现其全身有多处重症感染(胃肠道、泌尿系、肺部)并伴有心衰、心肌损伤,肠道或有肿瘤。这些慢性疾病肯定不是输液造成的。

  但魏某家属和院方的矛盾就此积累。该医生称,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多次不配合,这也是医院不愿收治其入院的原因。

  患者未转住院是否为了医保限额?


  据报道,患者家属与民航总医院的一大矛盾点在于一直无法从急诊转到住院部治疗,进而无法享受医保报销,而需要自费。

  民航总医院急诊科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生12月29日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急诊和住院的医保彼此独立,急诊医保的封顶限额低,可能就几万元,在急诊科,患者一天要跑好几次到收费处交费,才能开药、检查;而住院部的医保限额较大,可能有十几万元,这意味着患者相当一部分的治疗花费可以报销。

  该医生称,按照通常情况,患者收入急诊科一般3~5天,最多不会超过一周,而此次伤医事件的患者在急诊科呆了20天上下,“有点反常”,他也不知道为何。

  魏某是超转人员,据前述医生称,可报销比例和一般医保差不多,比例能达到90%。

  北京一家三甲医院ICU主任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绝大多数医院到了年底,由于医保资金紧张,会限制预后不好的病人的收治。另一位三甲医院的医生也表示,对于这种高龄、生活质量差的病人,加上医保的考量,某种程度上会影响到医院的收治决策,这种矛盾在急诊科显得更为明显。

  民航总医院那位不愿具名的医生称,该院或许也会有这样医保资金紧张的情形,但很少因为医保限额而不收病人,可能的措施是让患者在门诊做一部分检查,以减少病人收治后住院部的资金压力。而住院部是否收患者,决定权在于各个专门科室的负责人,各科室专家对病人进行会诊后,决定是否收入相应科室。

  最新消息:孙文斌被审查起诉!


  2019年12月30日,经侦查终结,北京市公安局对犯罪嫌疑人孙文斌在民航总医院内杀害医生杨文案,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移送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审查起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已依法受理此案,并开展审查工作。检察机关将依法公正办理此案。


本文综合自中国新闻周刊(杜玮 丹妮 明子/文)、人民日报、央视新闻
来源:健康时报